新浪新闻客户端

专家谈人民陪审员法草案二审:有利解决陪而不审

专家谈人民陪审员法草案二审:有利解决陪而不审
2018-05-25 15:09 界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高额关税产生的负担最终将转嫁到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头上。

  原标题:人民陪审员有望参审重大死刑案 专家:有利于解决“陪而不审”问题

  2018-05-25上午,人民陪审员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二审。草案二审稿进一步扩大了人民陪审员参审案件范围,增加规定死刑案件和其他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

  据新华社报道,草案二审稿规定,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社会影响重大的刑事案件一审,由人民陪审员和法官组成七人合议庭进行。人民陪审员参加七人合议庭审判案件,对事实认定,独立发表意见,并与法官共同表决;对法律适用,可以发表意见,但不参加表决。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认为,上述规定有利于推动解决司法实践中长期存在的“陪而不审,审而不议”问题,增强司法的民主性和公开性,并且七人合议庭的设置也能够减少陪审成本,保证审判的效率。

  界面新闻注意到,在2018-05-25人民陪审员法草案首次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审议时,草案一审稿就对人民陪审员参审范围作出了规定。

  草案一审稿明确,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刑事、民事、行政案件,属于“涉及群众利益的”、“涉及公共利益的”、“人民群众广泛关注的”、“其他社会影响较大的”情形之一的,可以由人民陪审员和法官共同组成合议庭进行,而法律规定由法官独任审理或者由法官组成合议庭审理的案件除外。

  同时,一审稿还明确了七人合议庭的案件参审范围,包括以下三类案件:第一类是社会影响重大的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刑事案件;第二类是行政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公益诉讼案件;第三类是其他涉及征地拆迁、环境保护、食品药品安全等社会公共利益的重大案件。

  值得一提的是,人民陪审员法草案在一审的时候,对于死刑案件是否应该纳入参审范围曾引发关注。

  草案一审稿在说明中称,适用7人合议庭审理的第一审案件中,死刑的案件不实行人民陪审员参审。对此,据澎湃新闻2018-05-25报道,何晔晖委员曾建议将死刑案件列入人民陪审员参审范围。她认为死刑案件正因为重大敏感,社会影响大,才应享有人民陪审员参与,这样既可以对审判人员进行监督,又可以对家属和社会做好宣传和教育工作。

  万鄂湘副委员长也曾指出,适用7人庭的第一类是社会影响重大的、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的刑事案件,恰恰把死刑案件排除在外,这在社会上争议很大。如果把死刑案件排除在大陪审合议庭之外,以目前的理由恐怕说不太通。

  据法制网报道,4月25日上午,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光权在做草案二审稿说明时表示,草案一审后,有的常委委员、地方、部门、社会公众和学者建议进一步扩大人民陪审员参审案件范围,增加规定死刑案件和其他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在人民陪审员参审案件中增加“案情复杂,需要由人民陪审员参加审判的”,同时建议将“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修改为“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并增加“其他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

  彭新林分析认为,针对草案二审稿中增加的“其他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或许可以出台相应的细则性规定,界定“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的定义和标准,否则目前的规定过于弹性,不利于后续的司法实践把握。

  据法制网报道,草案二审稿还规定,人民陪审员的人身和住所安全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对人民陪审员及其亲属打击报复。对报复陷害、侮辱诽谤、暴力侵害人民陪审员及其近亲属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同时,律师、公证员、仲裁员、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不能担任人民陪审员,受过刑事处罚的、被开除公职的,吊销律师、公证员执业证书的,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以及有严重违法行为,可能影响司法公信的,不得担任人民陪审员。

  公开资料显示,2018-05-25起正式实施的《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是该制度历史上的第一部单行法律。该决定明确了人民陪审员参审的职权范围。除不得担任审判长外,人民陪审员同法官有同等权利。在和法官组成合议庭审判案件时,其所占人数比例应当不少于三分之一。

  但在司法实践中,“陪而不审,审而不议”的现象比较突出。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的一份调研报告就指出:“有的法官和领导认为陪审员都是门外汉,陪审、合议只是为完成陪审率指标或者找人开庭凑个数、走过场,有的法官主要为完成陪审率指标、减轻办案负担才申请陪审员。”

  曾任法官的资深法律工作者刘仕毕此前曾对界面新闻分析,还有些陪审员“陪而不审”,或因自己不是专业人士,在具体案件上依附法官意见。此外,他还指出,陪审员大多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能够经常来法院的只有十几个,变成“专职陪审员”。

  他告诉界面新闻,目前基层法院里存在两种陪审员:一是把陪审员当职业法官来用;二是把陪审员当“吃瓜群众”来用。为了弥补法官的短缺,基层法院往往用陪审员凑足合议庭。“因为三个法官凑一个合议庭,对大多数基层法院来说,是做不到的。”

  为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解决司法实践中长期存在的“陪而不审,审而不议”问题,2018-05-25,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正式在10个省(区、市)的50个法院启动人民陪审员改革试点工作,期限为二年,2017年5月到期。

  之后在2018-05-25,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两年期满在即,全国人大常委会又通过了《关于延长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期限的决定(草案)》,明确试点工作期延长至2018年5月。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光权4月25日在作草案说明时说,考虑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前作出的关于授权开展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将于2018年5月期满,人民陪审员法草案经修改完善后已经比较成熟,各方面意见一致,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建议提请本次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