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外媒称部落犯罪与恐怖主义沆瀣一气:埃及难以应对

外媒称部落犯罪与恐怖主义沆瀣一气:埃及难以应对
2018-05-20 03:30 参考消息
我的异常网 超声检查,包括心脏、血管、腹部、浅表脏器常规超声检查。

  原标题:外媒称部落犯罪与恐怖主义沆瀣一气:埃及难以应对困局

  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 英国《生存》双月刊2-3月号刊登了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丽莎白·马泰乌撰写的题为《以色列与圣战威胁》的文章,现将文章中有关埃以边境地区恐怖主义活动形势的内容编译如下:

  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和部落主义

  在短暂摆脱自1970年代开始至1997年才结束的恐怖主义暴力活动之后,新的恐怖主义浪潮又从21世纪初开始席卷埃及。在西奈半岛尤其是如此。这个沙漠区域的面积是6万平方公里,有大约50万居民,在1982年以色列对其的占领结束之后被埃及中央政府抛弃。因此,在过去的15年里,该地区的犯罪网络和武装组织急剧增加。

  西奈“灰色区域”的形成是对该地区数十年社会经济及政治边缘化推动的结果,而这种边缘化催生了一种部落-犯罪分子联手的自治方式,以及部落与恐怖分子基于利益而展开的权宜合作。坐落在西奈、吉萨和以色列内盖夫沙漠交叉口的大型部落联盟始终控制着该地区的主要走私路线。恐怖组织在该地区扩散的其他原因则包括1990年代以来的萨拉菲派观念的渗透(导致与传统部落实体竞争的伊斯兰宗教法庭增加);与加沙地带的联系在哈马斯2006年接掌政权之后更加紧密(包括两块领土间的武器和战斗人员流动);由于利比亚和叙利亚-伊拉克的冲突,西亚北非地区的恐怖组织激增;途径利比亚武器走私路线在2011年之后形成(通过苏丹的替代路线2013年就已走不通了)。因此,除了既有的在北非、非洲之角和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的走私网络之外,在西奈半岛活动的恐怖组织也成为一个格外具有灵活性的恐怖主义威胁。

  21世纪初,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真主至上”恐怖组织在红海沿岸发动袭击(2004年在塔巴,2005年在沙姆沙伊赫,2006年在宰海卜),招致了埃及国家安全机构和情报机构的严厉镇压。在被削弱数年后,恐怖组织在2011年后死灰复燃。埃及政权自此丧失了对西奈半岛的控制权,导致了前所未有的乱象。很快,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成立于2011年)成为该地区的主要恐怖主义力量,开展了摧毁埃及-以色列天然气管道的行动。该组织在2013年改变战术,专注于阿里什、谢赫祖韦德和拉法三角地区。该组织实施了大规模的杀戮性袭击事件,并在2014年11月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组织,从而成立了“伊斯兰国”组织的“西奈省”分支。促使其“皈依”“伊斯兰国”组织的是西奈和拉卡战斗人员之间的个人关系、经济考量和单纯的机会主义,因为“伊斯兰国”组织在2014年年底正处于成功的顶峰。

  从2013年年底开始,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与埃及中部地区的恐怖组织合作,设法在西奈北部的据点以外实施了袭击。该组织的袭击目标是埃及军事设施和检查站,意图杀死埃及军人,窃取他们的武器,并在互联网上播放视频。从2015年开始,在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组织和埃及加大军事行动力度之后,“西奈省”组织选择在西奈北部地带对埃及安全部队发动大规模袭击。在12个月的时间里,它表明自己有能力占领一座城市(2015年7月的谢赫祖韦德)大约10小时、杀害大约60名埃及军人、迫使军方动用F-16战斗机保护地面部队。上述袭击展现了出色的行动、情报和招募能力以及渗透技巧,2015年10月发生在沙姆沙伊赫的俄罗斯飞机爆炸事件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埃及以色列联手反恐但效果不佳

  埃及的军事行动谋求切断该组织的武器供应和联络渠道、实施宵禁并且武装平民。上述行动也得益于以色列的情报和军事支持(包括空中打击和无人机)。然而,埃及未能阻止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继续蔓延。埃及大举破坏加沙的走私地道和控制本国西部与利比亚的边界,以期减少输送给本国恐怖组织的武器和弹药,但同样未能阻止“西奈省”组织每周都实施致命袭击。从2007年的年初开始,该组织还实施针对科普特基督教徒的教派袭击。鉴于中央政府无法保障国家安全,当地贝都因人组建了自己的民兵以打击“西奈省”组织。然而,他们与埃及军队的协作始终是脆弱的,有可能加强部落军事领地和部落间的竞争。另外,此类合作无法解决缺乏经济和发展政策的问题,而这是该地区犯罪问题治理的基础。

  文章称,西奈地区的恐怖分子活动的优先重点是推翻埃及中央政府。因此,以色列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然而,他们2011年在以色列城镇埃拉特附近实施了一次致命恐怖袭击。在那以后,埃及人在2014年的加沙冲突中拦截过一名自杀式袭击者;2015年和2017年,该组织又朝着埃拉特的方向发射过火箭弹。此外,在失去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据点之后,“伊斯兰国”组织在西奈找到了一个可以偶尔取胜的地方。2017年10月,该组织宣称向加沙附近的以色列人聚居点发射了火箭弹,几小时后又宣称对阿里什附近的埃及军队发动了致命袭击。

  自从2011年在西奈开展“猎鹰行动”以来,以色列接受了西奈半岛事实上的再度军事化(戴维营协议只允许在靠近以色列边界的C区驻扎多国部队和观察员以及警察)。推翻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政府的政变和埃及总统塞西(以色列已经与此人打过多年交道)随后当选加快了这一进程。埃及与以色列当前的协作水平远远超过了穆巴拉克总统执政时期。不仅埃及在西奈半岛的军事行动得到以色列当局支持,而且以色列本身也在该地区展开干预行动,从2013年8月开始实施无人机打击。

  在本国领土上,以色列在加沙和埃拉特附近部署了“铁穹”导弹防御系统以拦截火箭弹,还沿着埃及边界修建了5米高的安全护栏。尽管修建这道245公里屏障的想法要追溯到2004年(名为“沙漏”工程,起初是为了在以色列撤离加沙地带之后阻止毒品走私并防止哈马斯入侵),但这一工程的重启是在2010年。最后,以色列强化了监控埃及边界并防止渗透的行动。即便如此,以色列-埃及边界仍然非常不安全,因为“伊斯兰国”组织试图证明其影响力将持续存在。埃及军队已经表明自己无法抵抗这个经验丰富的恐怖组织。

责任编辑:霍宇昂

西奈埃及哈马斯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